老猫_人物库_观点中国

  杭州萧山区一位出生不到8个月的婴儿患上痉挛症,急需使用注射用促皮质素(ACTH)。显然,廉价救命药短缺、断供,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现象。至于药品的生产、储藏成本,应该由多方来承担,例如政府出一部分、厂家出一部分,医院和患者也应该出一部分。

  管理部门应该保持举报渠道的畅通,一旦核实举报证据,就该发现一起,处罚一起。处罚的几率高了,餐饮业就会明白,最低消费这样的事情,是得不偿失的,损失了金钱,也损失了信誉。只有这样,通行多年的“潜规则”才能被改变。

  11月1日,商务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的《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(试行)》开始施行,《办法》规定,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,对于餐饮经营者违反《办法》的行为,最高可处3万元罚款。

  据《经济参考报》报道,随着外部经济环境的变化和自身经济转型要求的凸显,各地招商引资工作经常陷入两难境地:一方面要取舍要拒绝,另一方面负责干部还要完成不断增长的考核指标。

  招商引资一定要追求量的增长么?一定要数据规模一年比一年大么?恐怕未必。经济与市场,都有着自己内在的规律,地圈了资金却不到位、开发区建了却没人入驻,这些教训比比皆是,都是贪大贪快的恶果。

  在文学界乃至文艺界里,张贤亮的离去都是件大事。人们从他的作品里,能看到自己生活的影子,能看到自己曾经的思考与选择,能看到强权对人命运的无情剥夺,也能看到解脱后的欣喜与不知所措。是时代造就了这样的作家,80年代的宽容与敢言,对思想禁忌的突破,都是张贤亮能脱颖而出的重要条件。

  希望《国际新闻界》的做法,能成为学术期刊界的通行做法。大环境才能有所转变,论文抄袭、代笔等不端行为,才可受到惩戒。从学术期刊做起,确实是维护清白的突破口。

  有意无意地脸谱化老年人,把他们形容成“恶人”、“累赘”,站在道德制高点批评他们,本质上是自私的,完全忘记了尊敬与孝顺这样的概念。至于舆论,也不要再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老年人,毕竟这个城市、整个中国,都走进老龄化社会了。

  这一周,中央电视台正在播出美食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。美食国度遭遇食品危机,原因很多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这不是媒体受到了什么蛊惑,而是某些食品企业道德正在崩溃。电价少吃一个菜,油价少吃一个菜,各种提价都少吃一个菜,按照周先生的说法,不知人们还能吃到什么菜。

分享: